运营商能像水电气那样卖流量吗?
2015-02-12 09:59 来源:互联网

曾经有人提到这么一个问题:水、电、气的价格多年来听证一次就上涨一次,而且还实行阶梯加价的定价方式。反观电信运营商,资费是一降再降,而且三兄弟的价格战是此起彼伏。同样是公共服务业,为什么不能学学水电气这些行业的做法?

这个问题在运营商的基层员工中具有一定代表性。简单这么一比较,看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但仔细对比,却能发现电信服务业和水电气几个行业相比,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这些不同就决定了电信运营商想要像水电气那样去卖流量,那简直就是做梦!本文就这个话题做一些探讨,供大家参考。

一、虽同为基础设施服务,但电信业与水电气业有显著差异

直观上看,电信服务和水电气等服务一样,都是属于基础设施服务领域,这也是有些人质疑为什么运营商的上网流量不能像水电气一样卖的问题的起点。但是,虽然同属基础设施服务,两者之间还是有着显著的差异的,关键差异点有:

1、垄断性是大家对基础设施服务业的一个固有看法,不过在垄断程度上,电信业与水电气有差异。水电气具有很强的自然垄断属性,尤其是随着环境恶化的加剧、能源问题的突出化,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资源稀缺性程度会提高(电大家可能会以为有更多可替代性的方式出现,但总的还是体现为自然稀缺性)。相反,电信服务业是非自然属性的,主要是机器设备处理能力,通过追加投资的方式扩大能力。简言之,两者之间在垄断程度上的差异不同,电信业不如水电气等服务业。

2、地域属性也不相同。水电气都是具有很强的地域范围的,主要根据城区规划和人口分布进行布局,灵活弹性的空间相对较小。管网的铺设也是单一的,不会在一个地域铺设几套管网进行供应。电信业虽然也有较强的本地化属性,但多个主体不是共用一条线路(也许将来铁塔公司会逐步改变这种线路上的布局,但也同样有电信网络、广电网络等的问题)。这种很强的地域属性使得在经营主体上也较为单一,不像电信运营商那样在同一区域有多家竞争的主体存在。

3、计量模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无论是水、电还是气,其消耗计量都是以第三方标准的毫无争议的计量单位来进行,如水以吨、电以功耗、气以升为单位。如果有争议,仅仅是水表、电表或者气表的准确性等方面。而运营商的流量计费,虽然也是以字节如M或者G等,但是在实际消耗上并没有第三方的独立客观公正性,因此这也是在实际生活中经常会产生纠纷的一个问题。

4、定价灵活性。水电气作为更基础的公共服务业,其定价总体上是按照成本加成的方式来的,即基于这些企业主体的经营成本加上适度的利润率,有些地方甚至是政府补贴的方式。而电信业,采用的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定价方式。价格上电信服务业具有更高的灵活性,尤其是目前已经放开价格管制的情况下。

5、业务经营模式的差异。相比水电气那种简单的以单价和消耗量来计算费用的方式,运营商的业务经营模式就显得高度复杂。如果说传统的以电话通话时长、短信或者彩信等按条数来计价的方式类似外,随着话音业务向数据业务发展,叠加了数据流量的资费政策越来越复杂,名目繁多的套餐服务,使得电信运营商构建了一整套极为复杂的业务运营和定价体系。

这样的体系,出发点都是利益最大化。即从业务经营模式上,从一开始就构建了一套与水电气这种简单方式完全不同的模型。不同的定价策略和对利润的追求的差异导致了业务的复杂,也正是这种复杂才有了算计消费者的空间。所以,这也是被消费者诟病的一个重灾区。

以上简单列出了个人认为几个关键的差异点,从这些差异性来看,如像有些员工所想象的那样,运营商要像水电气那样来进行流量的售卖,这在未来十年内都不太可能,也许在局部地区可以尝试。

二、如果像水电气那样卖流量,那样会如何?

关于这个问题,个人能想象到的大的方面如下:

1、差异化程度将被大大削弱,需要运营商把关键精力用于提升经营能力和服务水平上。如果像水电气那样进行售卖,这意味着运营商现有业务的差异化程度将大大削弱,类似银行业,金融产品趋于同质化,拼的是推出新的金融产品的能力。

这种基于流量本身的差异化削弱后,要么继续发动价格战,要么对增值业务的能力要求更高。即在多家运营商仍然共存的情况下,经营管理能力和服务水平提升的压力更大。当然,也许到这种地步,运营商现在所提出的一些如大数据能力、智能管道能力等才可能大踏步提升。

2、业务的复杂度大大降低,将给运营商带来极大的不适感。对于一个习惯了处于高度复杂作业环境的人来说,突然派一个简单的活给他,这种不适感是可想而知的。更重要的是,一旦这么做,那么现在运营商所提出的流量经营的命题,将把其经营的基础彻底打掉,现在所提出的流量经营的创新也都将失去业务的前提条件。这对还在指望通过流量经营创新寻找出路和追求利益进一步扩大的运营商而言,显然是致命的。因此,简单的羡慕别人的东西价格越卖越高,加以仿冒,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3、电信业进一步下沉为更加基础的公共服务业。如果学习水电气的做法,则有可能几家运营商兵合一处将打一家。而随着铁塔公司的推进,未来是否这样走也难说。此前阚凯力教授所提到的电信业要更加基础设施化,也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加以解读。如此,电信业也需要进一步下沉,完全按照水电气的定价方式来为公众提供服务才是,但这种情况下,是否就具备了流量的价格越卖越高的基础,个人认为结论也是否定的。

总之,如某些人所期望的,运营商像水电气那样去售卖流量,看上去很美好。但实际上对电信运营商而言,不是机会,而是更大的挑战。为今之计,在电信业还没有进一步下沉的情况下,加大流量经营创新的步伐和力度,是更加合适的选择。